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二亩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admin

《做局》精品官场小说

[复制链接]

229

主题

4375

帖子

935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355
 楼主| 发表于 2023-1-29 14:02: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81节

  本来应该是办公室主任列席部长办公会,但叶心仪是副部长兼办公室主任,于是乔梁就列席了。

  办公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会议室的门开了一条缝,岳珊珊在门外冲乔梁招手。

  乔梁起身出了小会议室,随手带上门,看着岳珊珊:“姗姗,有事?”

  “梁哥,市国税局的魏厚成局长带着办公室主任来了,说有急事要和徐部长汇报。”岳珊珊小声道。

  乔梁一听,大致猜到了什么事,自己昨天的操作这么快就见到效果了。

  “魏局长人呢?”

  “在接待室。”

  “好,你去忙吧,我过去看看。”乔梁接着去了接待室。

  接待室里,一个中年平头男子正来回走着,旁边站着一个年轻人。

  显然,这中年男子就是魏厚成,那年轻人是办公室主任。

  看乔梁进来,魏厚成站住看着乔梁。

  “你是魏局长吧,我是部办公室副主任乔梁。”乔梁道。

  魏厚成忙和乔梁握手:“乔主任好,早就耳闻乔主任大名,今天终于见到了。”

  乔梁和魏厚成没打过交道,听他这么说有些奇怪:“魏局长怎么会知道我?”

  魏厚成一怔,接着笑了下:“听他们提起的,呵呵……”

  乔梁脑子转悠很快,尼玛,他肯定是听唐超说的。

  “请坐。”乔梁礼貌招呼道。

  大家坐下来,魏厚成迫不及待道:“乔主任,徐部长这会有空没?我有事要找徐部长汇报。”

  “徐部长正在主持部长办公会,会议要等一会才能结束,魏局长的事很急吗?”

  “是的,很急,刻不容缓,麻烦乔主任给徐部长说一下好不好?”魏厚成脸上带着焦虑的神色。

  乔梁暗笑,却又带着为难的神色:“徐部长正在讲话,他讲话的时候是最讨厌有人打扰的,我看还是等等吧。”

  “这……”魏厚成愣了下,接着直搓手,“徐部长要多久才能讲完?”

  “这个不好说,或许10分钟,或许1小时。”

  魏厚成更着急了,坐立不安起来。

  看魏厚成急地像热锅上的蚂蚁,乔梁心里涌出巨大的快意,龟孙子,昨天你对方小雅不是还很蛮横很牛逼吗?现在刁难方小雅的那股劲头呢?

  正在这时,走廊里传来徐洪刚的声音:“嗯,景书记你说……”

  “徐部长出来了。”魏厚成喜出望外,一个大步窜出接待室。

  乔梁也出了接待室,徐洪刚正在走廊里接电话,表情凝重。

  “嗯嗯,景书记,这事我抓紧办,一定查个水落石出……”

  听徐洪刚在接景浩然的电话,魏厚成不敢打扰,眼巴巴看着徐洪刚。

  徐洪刚接完电话,脸上的神情很严重,转脸看到了魏厚成,伸手一指:“正要找你呢,你正好来了,小乔,带他到我办公室。”

  接着徐洪刚走到小会议室门口大声道:“办公会提前结束,楚部长和叶部长来我办公室。”

  很快大家都坐在徐洪刚的办公室里,徐洪刚坐在办公桌后,点燃一支烟,默不作声吸着,沉沉的目光看着魏厚成。

  楚恒和叶心仪不知道怎么回事,坐在那里看着徐洪刚。

  魏厚成被徐洪刚看得局促不安,如坐针毡,额头开始冒细汗。

  坐在他身边的年轻办公室主任拘谨不安地看着魏厚成。

  半天沉默后,魏厚成终于忍不住了:“徐部长,我有急事要给你汇报……”

  “我知道你说的急事是什么,景书记刚给我打了电话,是不是今天国税局来了很多国内媒体的记者,你们局还接到了很多媒体的电话,要采访你们查处一家企业偷税漏税的事?”徐洪刚打断魏厚成的话。

  “是,是。”魏厚成忙点头,额头的汗更多了,这事这么快就惊动了市委书记,搞大了。

  “按说你们查企业偷税漏税是很正常的事,为何会惊动这么多记者?他们是要正面宣传你们呢还是要曝光?”徐洪刚慢条斯理道。

  “曝光。”魏厚成脱口而出,说完就后悔,卧槽,一不小心把底子暴露了。

  “你怎么知道是曝光?莫非是你们自己做贼心虚?莫非是你们查处不当?”徐洪刚的话很犀利。

  “这……我们,我们……”魏厚成结结巴巴。

  “你来找我,是无法应付这么多媒体记者的集中采访,是担心被曝光后无法擦干净屁股,是想让宣传部给你们灭火吧?”

  “徐部长,是这样的……”魏厚成想分辨几句。

  徐洪刚又打断魏厚成的话:“既然害怕被曝光,你们为何还要这么做?”

  “这,这……”魏厚成神色很尴尬。

  “魏局长,你把事情的经过说一下吧。”徐洪刚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景浩然在电话上说的很笼统,他现在需要知道具体情况。

  “是这样的,徐部长,我们昨天接到省局转来的群众来信,举报正泰集团涉嫌偷税漏税,而且数额巨大,现在国税系统正开展全省税务集中大检查,我们于是就查封了正泰集团的账户,搬走了他们财务的电脑主机……”

  一听被查封的是正泰集团,徐洪刚眼皮一跳,叶心仪身体也微微一颤,楚恒则不动声色。

  魏厚成继续道:“也不知道这事是怎么传出去的,今天一上班,我们就接到很多国内主流媒体的采访电话,问我们是不是在无端刁难正泰集团,办公室的电话快被打爆了,还有很多记者把电话打到了我的办公室……

  然后,过了中午,很多国内主流媒体的记者赶到江州,到了局里,非要直接采访我,还有的直接去正泰集团采访。我一看事情搞大了,赶紧从单位后门出来,直接来部里向您汇报,这宣传方面灭火的事,还得找您啊。”

  徐洪刚听完很生气,显然,国税局在故意刁难正泰集团,不然不会害怕新闻媒体采访。

  而景浩然给自己打电话,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对景浩然来说,在他剩下不多的江州主政时间里,保持稳定不出事是头等大事,在这样的时候,如果在全国爆出个对江州有负面影响的新闻,对景浩然离任江州市委书记后是直接退休,还是迈上副省级的坎儿,是极其重要的。

  所以景浩然知道这事后十分恼火,直接给徐洪刚打电话,让他一定要处理好这事,绝对不能让江州的负面新闻在全国爆出去,立刻采取紧急措施灭火,同时查清消息泄露来源。

  对宣传部来说,一方面承担着对内对外的正面宣传,另一方面,又承担着对负面新闻的灭火任务。

  景浩然很重视,而且还发火了,徐洪刚自然不敢怠慢。

  徐洪刚快速思忖一番,看着魏厚成:“魏局长,这事我看要这样处理,如果你们认为自己是在按章办事,那就不要担心媒体记者,名正言顺大大方方接受采访,这样一来,反倒能把你们国税局清正严明的好名声传出去,对你这位局长大人也是好处大大的……”

  魏厚成心里连连叫苦,我靠,这事见不得人啊,什么省局转来的群众来信,什么正泰集团偷税漏税,都是子虚乌有的借口,根本就没那回事,自己是受唐超委托帮忙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9

主题

4375

帖子

935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355
 楼主| 发表于 2023-1-29 14:02: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82节

  徐洪刚继续道:“反之,如果你们认为群众来信举报的内容不实,查处正泰集团偷税漏税的证据不够得力,我想你该知道怎么做,有句话说的好,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我这边可以给你们灭火,可以帮你们擦屁股,但这屁股能不能擦干净,还是要看你们怎么做。”

  魏厚成连连点头:“好好,徐部长,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你可以走了。”

  魏厚成站起来,又担心道:“那,徐部长,那些记者……”

  “这是我的工作,不用你来操心。”徐洪刚厌烦地摆摆手。

  一看徐洪刚这样,魏厚成不敢说话了,忙带着人走了。

  魏厚成走后,徐洪刚哼了一声:“不争气的东西。”

  听徐洪刚骂魏厚成,乔梁心里乐开了花,事情闹到这个地步,魏厚成再笨也知道回去该怎么做的,正泰集团的麻烦让自己轻而易举就给解决了。

  乔梁不由暗暗得意自己的好主意,又感谢叶心仪,亏了她给自己提供那名单。

  徐洪刚这时阴着脸,他虽然很生气魏厚成刁难正泰集团,但心里很清楚,自己不能公开表现出对正泰集团的任何偏袒,必须在工作的名义下处理此事,不能掺杂任何个人感情。

  对魏厚成,徐洪刚更是无奈,别说自己分管不着他,就是分管也没办法,国税局是条条管理单位,人财物都归省里管,市里是无权撤换处分魏厚成的。

  然后徐洪刚看着大家道:“国税局的事魏厚成回去自己处理,剩下的就是我们要灭火了,叶部长,你立刻带人去见那帮记者,把他们好吃好喝安排到江州宾馆,告诉他们这是不实传言,是有人在造谣诋毁江州市的正面形象,然后给这些记者每人一个大红包,来回的交通费用也都给报销。”

  徐洪刚知道魏厚成很怕把事闹大,会抓紧收手的。

  叶心仪点点头:“这钱哪里出?”

  徐洪刚干脆道:“自然是国税局,他们惹出的事端,难道让我们掏钱?”

  叶心仪答应着。

  徐洪刚接着道:“下一步就是要查是什么人把这事捅出去的,景书记刚才在电话上很生气,说这是诋毁江州形象的严重事件,要求我们第一紧急灭火,第二查清消息泄露的来源……”

  正暗自得意的乔梁一听紧张了,我靠,惊动了景浩然,事搞大了!

  楚恒皱皱眉头:“此事的直接当事人是国税局和正泰集团,国税局那边当然不会干这事,不出意外,应该是正泰集团捅出去的。”

  徐洪刚最不愿听到的就是这话,但楚恒的话却也不无道理,沉思片刻:“只是我很奇怪,正泰集团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媒体记者的联系方式,这似乎不大正常。”

  一听徐洪刚这话,叶心仪立刻看着乔梁,想到昨天下午乔梁问自己要联系名单的事,突然意识到乔梁要这个干什么了,不是他搞的,就是他把名单给了方小雅。

  看叶心仪看自己,乔梁更紧张了,我擦,叶心仪想到这点了。

  叶心仪此时也不想让事情牵扯到方小雅,于是附和着徐洪刚:“是啊,一般来说,只有业内人士才有这么多联系方式的,正泰集团很难得到这么全的。”

  楚恒笑笑:“正泰集团作为国内知名上市公司,想得到这些联系方式难道很难吗?而且,如果不是正泰集团搞的,还会有什么人狗捉耗子管这闲事?”

  听楚恒这么说,徐洪刚和叶心仪暗暗叫苦,却又无法辩驳。

  楚恒接着道:“其实要想查什么人捅出去的很简单,只要找那些记者一问就知道了,他们不管是接到的电话还是邮件,都是有源头的。”

  乔梁一听这话愈发紧张,我靠,一查就查出是老子干的了。

  既然景浩然指示徐洪刚要彻查,看来这事瞒不住了,早晚要露馅。

  想到这里,乔梁决定如实坦白,深呼吸一口气,道:“各位领导,这事不用查了,是我干的。”

  这话一出,徐洪刚、楚恒和叶心仪都瞪眼看着乔梁,徐洪刚的神情很意外。

  接着又都明白过来,乔梁是在帮方小雅。

  “小乔,你为什么要这么干?”楚恒显然明知故问。

  “因为方小雅是我非常要好的同学,因为我直觉正泰集团是被冤枉的,国税局这么胡搞,我看不过眼,就想帮正泰集团一把,但又没什么其他好办法,就写了个简要的情况通过邮件发给了那些媒体记者。”乔梁坦然道。

  “你是从哪里得到那些记者联系方式的?”楚恒说完看了叶心仪一眼。

  看楚恒看自己,叶心仪心里微微有些紧张。

  “这些名单我早就有,在网上搜的,以备接待的时候用。”乔梁干脆道,对楚恒这么问有些恼火,他这么刨根问底干嘛?

  叶心仪松了口气,这家伙倒是仗义,没把自己牵进去。

  楚恒看看乔梁,又看了徐洪刚一眼,不说话了。

  “啪——”徐洪刚一拍桌子,怒气冲冲看着乔梁,“好啊,乔梁,你好大的胆子,身为宣传系统的人,丝毫不讲大局不讲原则,为了你所谓的同学,竟然敢干这种事,你知不知道这么做的严重后果?”

  “徐部长,我错了,你处分我吧。”乔梁低着头,心里却想,徐洪刚应该是假生气,他在演戏给楚恒和叶心仪看呢。

  其实乔梁想错了,徐洪刚是真生气了,作为江州宣传系统的老大,是不能忍受任何诋毁江州形象的负面新闻出现的,这直接关系到自己的政绩,关系到景浩然对自己的看法。

  徐洪刚更生气的是,这事乔梁昨天和自己吃饭的时候竟然只字未提,刻意瞒着自己。

  徐洪刚刚对乔梁建立起来的信任瞬间有些动摇,这小子欺君,欺君就是大逆不道。

  这似乎也正常,古代的君臣关系就是这样,臣子对君王一辈子忠诚,一件事惹怒了君王,就有可能被打入冷宫。

  “乔梁,你立刻把你干的事情经过写一个详细说明给我。”徐洪刚铁着脸,声音很冷。

  这冷意让乔梁的心一颤,难道徐洪刚真生气了?

  乔梁站起来刚想出去,徐洪刚伸手一指:“就在这里,给我现场写。”

  乔梁一愣,忙去徐洪刚办公桌上取了纸笔,趴在茶几上写起来。

  看乔梁的狼狈样,叶心仪有些不忍,却也无法说什么,站起来道:“徐部长,我先去安排灭火事宜了。”

  徐洪刚点点头,叶心仪接着走了。

  徐洪刚坐在那里,看着埋头写说明的乔梁,鼻孔扑哧扑哧出粗气,对乔梁既生气又失望,这小子太辜负自己对他的期望和栽培了,看起来很精明,怎么干出这么愚蠢的事来。

  楚恒站起来,过去给徐洪刚递了一支烟,先给徐洪刚点着,然后自己也点着,吸了一口道:“徐部长,消消气,小乔毕竟还年轻,年轻人一时冲动,犯点错误也是难免的,其实小乔到部里工作以来,各方面的表现还是不错的。”

  徐洪刚吸了两口烟,默不作声。

  听楚恒给自己讲情,换了以往,乔梁会不自禁涌出感动和感激,可这次不知为何,却没有那感觉。

  乔梁写完说明,刚放到徐洪刚办公桌上回到沙发坐下,徐洪刚还没来得及看,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景浩然站在门口。

  看到景浩然突然出现,大家都很意外,他怎么不打招呼就突然来了这里?

  大家忙站起来,徐洪刚大步走到门口:“景书记,你怎么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9

主题

4375

帖子

935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355
 楼主| 发表于 2023-1-29 14:02: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83节

  景浩然看看他们三位,不苟言笑,径自走到中间沙发上坐下,然后冲他们摆摆手,示意他们坐下。

  徐洪刚坐在景浩然旁边,揣测着景浩然突然驾临的目的,应该是为这件事来的。

  乔梁泡了一杯茶放在景浩然面前的茶几上,恭敬道:“景书记,请用茶。”

  景浩然翻翻眼皮看了乔梁一眼,然后带着询问的目光看着徐洪刚,徐洪刚忙介绍:“这是部办公室的副主任乔梁。”

  景浩然点点头,然后缓缓道:“我这会正好没事,就来你这里转转。”

  徐洪刚笑道:“欢迎景书记来部里视察,你来之前给我打个招呼啊,我好下去接你。”

  景浩然摆摆手:“都在一个大院里上班,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搞什么迎来送往啊。”

  徐洪刚又继续笑,楚恒也陪着笑。

  乔梁坐在旁边看着这位江州万人敬仰的老大,这是自己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近景浩然,他看起来有些老态,但老态中却又带着强大的气场,这气场充满凛人逼人的威严,让人不由心生畏惧。

  “洪刚部长,那事处理的怎么样了?”景浩然慢条斯理道。

  徐洪刚道:“景书记,国税局的魏局长从我这里刚走,我告诉他,如果他们是按章办事,就不要怕媒体采访,这反而是好事,如果是他们工作出现了失误,就要抓紧纠正。”

  “根据你的判断,是前者还是后者?”景浩然看着徐洪刚。

  徐洪刚轻轻呼了口气:“应该是后者,不然魏局长不会那么急着来找我,不然不会那么害怕记者采访。”

  “我猜就是。”景浩然脸一拉,“这个魏厚成是怎么搞的,没事给我惹事,胡闹!”

  “我安排叶部长紧急带人过去灭火了,先安抚好那些记者,然后再做一些工作,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事压下去,决不能让让这事影响江州的对外形象。”

  景浩然点点头,又道:“国税局查处的是哪家企业?”

  “正泰集团。”

  “正泰集团?”景浩然皱皱眉头,“莫非是正泰集团把这事捅出去的?”

  徐洪刚犹豫了一下,看看乔梁,又看看楚恒,楚恒看了一眼乔梁,轻轻叹了口气。

  景浩然看他们都不说话,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了,接着道:“正泰集团是江州的知名企业,还是上市公司,遇到问题不在江州内部解决,却把漏子捅到外面去,丢江州的脸,破坏江州的正面形象,一点都不讲大局,全然没有任何社会责任心,太过分了吧,我看这集团的老板思路有问题,我看适当的时候有必要敲打敲打。”

  一听景浩然这话,乔梁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江州地盘的企业,惹怒了江州市委书记,后果是很可怕的。

  “景书记,这事不是正泰集团捅出去的。”乔梁道。

  景浩然看着乔梁:“那是谁?”

  “我。”乔梁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很肯定。

  “你?”景浩然瞪大眼看着乔梁。

  “是的。”乔梁点点头。

  景浩然看了一会乔梁,接着又看着徐洪刚,徐洪刚看乔梁主动承认了,就把办公桌上乔梁刚写好的说明拿过来递给景浩然:“景书记,这事的确是小乔做的,这是他自己写的情况说明。”

  景浩然接过说明,又看了乔梁一眼,然后低头看说明。

  房间里很静,大家都看着景浩然,乔梁的心跳得很快。

  半天景浩然看完,不看乔梁,却看着徐洪刚,带着责备的口吻:“洪刚部长,你用人有责啊。”

  景浩然用词很含蓄很斟酌,说用人有责,而不说用人失察。

  “是,景书记,我对部下管理不力,我有责任。”徐洪刚忙检讨。

  乔梁有些过意不去,因为自己的事牵连徐洪刚被景浩然批评。

  楚恒这时也道:“景书记,我是常务副部长,小乔的事我也有责任。”

  对楚恒此时的表态,乔梁有些不以为然,一把手检讨,你二把手跟着掺和什么。

  景浩然仰脸看着天花板,一时不语,半天道:“江州的正面形象是全市干群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树起来的,但毁掉却很容易,一件事就能让多年的辛苦付诸东流。宣传部担负着江州内外宣传的重要使命,我实在没想到,你们内部竟然会出这种事!”

  景浩然这话听起来颇有高度,徐洪刚有些尴尬:“景书记,这事我一定严肃处理,一定给市委和你一个交代。”

  一听徐洪刚这话,乔梁紧张了,卧槽,徐洪刚要打算怎么处理自己?不会把自己的副科也给撸了吧?

  乔梁突然感觉,在面前这两位大人物眼里,自己此刻显得十分微不足道。

  景浩然轻轻呼了口气:“洪刚部长,我们单独聊一会。”

  楚恒和乔梁明白景浩然这话的意思,就往外走,乔梁走在后面,关门的时候看了景浩然一眼,景浩然正看着自己,眼神里带着几分阴沉。

  乔梁的心一紧,卧槽,景浩然这眼神不妙,不知道他要和徐洪刚单独谈什么。

  乔梁进了自己办公室,楚恒随后跟了进来。

  乔梁无精打采地坐在沙发上,楚恒也坐下,看着乔梁叹了口气:“小乔,这事你做的太鲁莽了,惊动了景书记可不是好玩的。”

  乔梁也很郁闷,心头有些乱,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这事真是你做的?”楚恒道。

  乔梁看着楚恒,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怀疑这事是方小雅干的?或者是其他人?自己要替别人背黑锅?还有,唐超和魏厚成捣鼓这事,他事先知不知道?

  “对,是我干的,没有任何疑问。”乔梁淡淡道。

  “你难道就没有考虑这么做的后果?”楚恒皱皱眉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9

主题

4375

帖子

935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355
 楼主| 发表于 2023-1-29 14: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84节

  乔梁苦笑一下:“当时没有,现在考虑到了,但已经晚了。”

  楚恒点点头,又充满同情和关心地叹了口气。

  楚恒此时明白,不管徐洪刚怎么处理这事,不管乔梁会不会挨处分,景浩然都不会对乔梁有好看法了。

  一个被市委书记不看好的干部,进步的前景显然不会光明,即使徐洪刚想帮乔梁,能做的也是有限,何况乔梁做的事,让徐洪刚很生气。

  楚恒相信徐洪刚的生气是真的,换了自己是徐洪刚,遇到这样的事也会很愤怒。

  乔梁虽然很精明,但到底还是年轻毛嫩,做事还是太冲动,在官场,做事只凭义气是要吃大亏的,恰如唐树森那天分析的,乔梁的义气有时候是优点,但有时候是死穴。

  楚恒安慰了乔梁半天,然后走了。

  不知为何,乔梁感觉楚恒今天对自己的关心、同情和安慰都有些假。

  此时,在徐洪刚办公室,景浩然和徐洪刚正在交谈。

  “洪刚部长,这个乔梁平时表现怎么样?”景浩然问道。

  徐洪刚道:“乔梁是我到江州后从报社和叶心仪同时调来的,他平时的表现可圈可点,甚至可以说是优秀,工作能力很强,做事很有眼头,和同事关系也处的不错,就是有些冲动,带着一股江湖义气。”

  虽然徐洪刚今天生乔梁的气,甚至对乔梁的信任有些动摇,但还是想在景浩然面前说乔梁的好话。

  “你来江州后一直没配秘书,平时都是乔梁跟着你吧?”景浩然问道。

  徐洪刚点点头:“是的,现在一时没找到合适的秘书人选,暂时是乔梁跟着我。”

  景浩然点点头:“听你的口气,你对乔梁平时的表现应该是满意的,但他做的这事,显然是很胡闹的,影响很恶劣,你打算怎么处理他?”

  徐洪刚看着景浩然斟酌道:“不然撤销他的职务,把他降为普通办公室科员?”

  说完这话,徐洪刚心里有些不安,虽然乔梁今天做错了事,但他毕竟跟着自己出了很多力,而且还救了自己的命,这样做有些对不住乔梁。

  但面对景浩然,他又别无选择,只能如此说。

  景浩然一时不语,从他的角度,徐洪刚的处理还是轻了,景浩然恨不得把乔梁双开方能解气,这小子实在可恶。

  但看徐洪刚的神情,听他的口气,似乎他这话并非发自内心。

  景浩然看着徐洪刚,似乎感觉出了徐洪刚对乔梁的喜欢和看重,虽然徐洪刚提出把乔梁撤职降职,但却并不想让他离开办公室,这就意味着,徐洪刚还是想继续使用乔梁的。

  徐洪刚现在没有配秘书,如果硬让徐洪刚把乔梁搞走,显然不大合适。

  在官场历练多年,景浩然深知如何笼络下属,特别是这种高职位的下属,既不能让下属忘乎所以,也不能凉了下属的心。

  想到这里,景浩然暗暗呼了口气,摇摇头。

  看景浩然这样,徐洪刚不由困惑,又有些担心:“景书记的意思是……”

  景浩然慢条斯理道:“我的想法是这样的,虽然乔梁做的这事不对,甚至很荒唐,但毕竟国税局有错在先,正泰集团是江州首屈一指的上市公司,国税局没有确凿证据,就贸然查封正泰集团的账户,是极其错误的。

  新闻媒体负有监督的社会责任和义务,从台面上来说,乔梁把这事告诉媒体,媒体来采访,找不出任何差错。虽然这会让我们内部很被动,但要是因为这个处分乔梁,一旦被人再捅出去,这会让我们更加被动,更下不来台。

  还有,既然你说乔梁平时的表现很不错,如果只因为这次的事情就处理他,也显得你的管理和用人太不人性化,太不近人情,似乎这会凉了下面人的心。何况你现在还没配秘书,身边也需要一个得力的人跟着。”

  一听景浩然这话,徐洪刚顿时松了口气,自己虽然生乔梁的气,但却并没有把他打入冷宫的想法,而且景浩然说的这些很在理,既想到了台面,还考虑了自己。

  景浩然继续道:“乔梁的事不宜公开,不然影响太恶劣,我建议你和他谈谈,以批评教育为主,批评要严厉,教育要深刻,让他充分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好,我会亲自和他谈的,一定狠狠批评他。”徐洪刚忙道。

  景浩然接着笑了下,意味深长道:“洪刚部长,作为你的上级,作为你的老兄,我提醒你一句话,用人一定要把握住分寸,在用人方面,我建议你不妨学学树森部长。”

  徐洪刚心中一动,景浩然这话,显然意味着,虽然他不赞成自己处分乔梁,虽然他默许乔梁继续跟着自己,但对乔梁却似乎种下了不好的印象,这对乔梁今后的进步不是好兆头。

  同时,景浩然这话还暗示,自己在用人方面是不如唐树森的。这既可以认为是景浩然的善意提醒,也可以看做是含蓄的敲打。

  “谢谢景书记,谢谢老兄,你的话我记住了。”徐洪刚虽然心里不服不快,但还是做出虔诚的样子答应着。

  “好了,今天这事虚惊一场,我回去了。”

  景浩然走后,徐洪刚把乔梁叫过来,板着脸。

  看徐洪刚神情难看,乔梁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这俩大佬刚才说了些什么,不知徐洪刚打算怎么处分自己。

  “坐下。”徐洪刚一指沙发。

  乔梁小心翼翼坐下,徐洪刚坐在办公桌前。

  “乔梁,你有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徐洪刚冷冷道。

  “我认识到了,我不讲大局,没有组织观念,做事冲动鲁莽,不计后果,给徐部长和部里甚至市里带来了极大被动,我要深刻反省自己的严重错误……”乔梁低着头一口气说了一通。

  听乔梁说完,徐洪刚点燃一支烟,默不作声,这小子的检讨倒是很深刻,只是不知道是真心的还是在敷衍。

  乔梁提心吊胆看着徐洪刚,看徐洪刚一直不做声,忍不住了:“徐部长,我是不是要挨处分,是不是副科也没了,还得再回山里去养猪?”

  徐洪刚想笑,又忍住。

  看徐洪刚忍俊不住的样子,乔梁登时心里一宽,咦,似乎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严重。

  徐洪刚抽完一支烟,把烟头熄灭,然后缓缓道:“对你做的这事,景书记是很生气的,刚才和我单独谈话的时候,非让我重重处分你不可,按他的意思,你丢了副科回山里养猪都是轻的。”

  “啊——”乔梁失声,顿时慌了,我靠,景浩然怎么这么狠,看来这次的事的确把他惹怒了,大人物发威,自己这等小人物的命运在他眼里一文不值,敲掉一个干部的饭碗就像踩死一只蚂蚁那样容易。

  看乔梁惊慌失措,徐洪刚觉得火候差不多了,接着道:“虽然你这次犯的错误很严重,虽然景书记很生气,但我在景书记面前为你说了很多好话,力陈你平时的工作表现,说你只是一时糊涂冲动,建议给你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在我的大力争取下,景书记终于松了口,算是给了我一个面子。”

  乔梁稍微松了口气,又感动徐洪刚为自己开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9

主题

4375

帖子

935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355
 楼主| 发表于 2023-1-29 14:02:5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85节

  徐洪刚接着道:“考虑到这次事件的实际情况,考虑到你平时在工作上的表现,考虑到你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我决定——”

  说到这里徐洪刚停下来,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乔梁紧张地看着徐洪刚,日,一口气把话说完啊,中途停下来喝水干嘛?难道你真口渴吗?

  徐洪刚有滋有味地喝了口水,把水杯放下,然后看着乔梁缓缓道:“我决定狠狠批评你,你给我写出深刻检讨。”

  乔梁眨眨眼:“就这些?”

  “怎么,你还嫌少?嫌少你给我写辞职报告。”徐洪刚眼一瞪。

  乔梁彻底松了口气,卧槽,没想到处分这么轻,等于没有处分啊,太感谢徐洪刚了,徐洪刚到底是对自己真好啊。

  乔梁一呲牙:“那我现在就去写检讨,保证十分深刻。”

  “别忙,检讨回头再写,我现在问你几句话。”

  “好,你问吧。”

  “这事昨天为什么不告诉我?”想起这个徐洪刚就火气十足,又觉得失望。

  乔梁突然意识到,这或许才是徐洪刚生气的重要原因,他认为自己对他不忠,在欺瞒他。

  不管在官场还是职场,上级最忌讳的就是下属的欺骗。

  乔梁忙道:“其实这事我本来建议方小雅找你帮忙的,可她说你刚到江州,又不分管政府那一摊,说了会让你为难,不想给你添麻烦。”

  徐洪刚一听火气有些小了:“那你们也可以通过别的方式解决问题啊,为何要采取这种方式?”

  “小雅本来是想找吴市长的,但她接到了唐超的电话,唐超说他可以帮忙,但前提是方小雅把松北古城那块地让给他。小雅琢磨了下其中的道道,决定不找吴市长了,可又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办法,而且国税局那边故意刁难,说最少要查2个月,这会给正泰集团的经营造成巨大损失,所以我就想了这么个主意,想等事情解决了再告诉你。”

  徐洪刚听完火气消了一大半,不管怎么说,乔梁是在帮自己小姨子啊。

  “这么说,这事是唐超捣鼓的?”徐洪刚皱皱眉头。

  “是的,唐超和魏厚成关系很密切,事情明摆着,唐超想借魏厚成来威逼小雅让出松北那块地。”

  魏厚成这个王八蛋!徐洪刚心里骂了一句,有些恨恨,敢帮着唐超算计自己小姨子,老子早晚收拾了你。

  这时叶心仪打来电话,徐洪刚一按免提:“叶部长,什么情况了?”

  叶心仪道:“徐部长,国税局那边行动很快,把正泰集团的账目和电脑主机都送回去了,道歉说是误会,没事了,那些媒体记者都安排到了江州宾馆,我正在一个个做工作……”

  听完乔梁松了口气,事情终于顺利解决了。

  徐洪刚也松了口气,随即又想到,唐超和魏厚成合起来算计正泰集团,背后应该有唐树森站台,唐超只是想得到那块地,但唐树森呢?他会不会有更深的想法?

  不知为何,徐洪刚此时突然想到了方正泰的死。

  又想到景浩然刚才暗示自己在用人方面不如唐树森,徐洪刚心里很不快,尼玛,唐树森算老几,你景浩然看人是什么眼光啊,竟然瞧不起我。

  这样想着,心里有些逆反。

  乔梁这时道:“徐部长,我什么时候把检讨给你?”

  徐洪刚一摆手:“算了,不写了,自己认识到就行。”

  乔梁一愣,又一喜,嘿,这下省事了。

  显然,徐洪刚知道了事情的缘由,不生自己气了,说不定心里还赞赏自己做的对呢,毕竟这是在帮他小姨子的忙啊。

  似乎猜到乔梁在想什么,徐洪刚道:“以后不管什么事,都不许瞒着我,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记住了。”乔梁忙点头。

  徐洪刚重重呼了口气,看着乔梁:“小乔,你觉得我在用人方面怎么样?”

  “我认为你非常会用人,比唐部长强多了。”乔梁干脆道。

  徐洪刚感觉这话十分悦耳,正对自己胃口,点点头:“嗯,说下去。”

  乔梁斟酌着:“做领导的用人都有一个基本原则,那就是那人要对自己忠诚,这点上,你和唐部长相同,但有一点,唐部长和你有很大的差别。”

  “哪一点?”徐洪刚饶有兴趣道。

  “你用人注重的是德才,是能力和品质,而唐部长用人,似乎更看重其他方面。”

  “你说的其他方面是指……”

  “徐部长应该懂的。”乔梁一咧嘴。

  徐洪刚点点头,龙颜大悦,一拍手:“好,小乔,看问题很准,进步很快,不枉跟了我这些日子。”

  乔梁嘿嘿笑起来,徐洪刚这话的意思似乎是,自己以前看问题不准,现在准了是因为跟着他进步的。

  这家伙似乎有点自恋。

  一会徐洪刚又道:“今天这事算是过去了,你今后做事一定要小心,虽然和景书记直接打交道的机会很少,但一旦遇到了,在他面前要格外谨慎自己的言行。”

  乔梁边点头边寻思,听徐洪刚这话,景浩然似乎因为这事对自己很有看法。

  景浩然是江州老大,他对自己有看法,这显然不是好事,对自己今后的进步会很不利。

  今天这事,自己因为徐洪刚的庇护侥幸过关,但以后呢?

  这样想着,乔梁刚轻松下来的心情又紧张起来,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

  第二天上午,乔梁去市政府办公室送一份文件,出来的时候在走廊遇到了吴惠文。

  “吴市长好。”乔梁主动打招呼。

  “小乔,我刚听说了国税局查正泰集团偷税漏税引来很多媒体关注的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道不?”吴惠文道。

  “我知道,国税局无端刁难正泰集团,被人捅出去了,招来大批媒体记者要给他们曝光,他们慌了,找到部里,徐部长安排叶部长带人紧急灭火。”

  “我听说这事景书记发火了?”

  “是的,景书记很恼火。”

  “景书记的恼火是因为国税局刁难正泰集团呢,还是因为这事被捅出去?”

  “这个……”乔梁挠挠头皮,“这个你得问景书记啊,我怎么知道。”

  “呵呵,小滑头。”吴惠文温和地笑起来,“其实你不说我也能猜到,我想应该是因为后者。”

  “吴市长高明。”乔梁一竖大拇指。

  “其实景书记发火是没有必要的,政府的工作就应该接受媒体监督,做错了事被媒体曝光无话可说,权力是人民赋予的,是不可以滥用的。”吴惠文道。

  乔梁一下觉得吴惠文的形象很高大,这才是人民的好市长啊。

  “吴市长,你真好。”乔梁发自内心道。

  吴惠文似笑非笑看着乔梁:“小乔,我怎么听你这话像是男女之间的表白呢?”

  乔梁不好意思笑起来,看着优雅端庄的美女市长,心里不由一动。

  “你们部里没有追查消息泄露的来源吧?”吴惠文接着问。

  “查了,景书记指示徐部长查的。”

  “哦……”吴惠文皱皱眉头,“查出来了吗?”

  “是的,是我,我主动坦白了。”

  “是你?”吴惠文有些意外,目不转睛看着乔梁,随即笑起来,“小家伙,真有你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原因很简单,正泰集团的董事长方小雅和我是要好的同学,国税局无端刁难,我看不过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9

主题

4375

帖子

935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355
 楼主| 发表于 2023-1-29 14:03: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86节

  “嗯,你倒是很讲同学义气。”吴惠文点点头,“其实这事方小雅可以找我的。”

  乔梁想了下:“其实方小雅本来是想找你的,可又觉得你日理万机,这点小事打扰你不好意思,就没给你添麻烦。”

  吴惠文摇摇头:“这可不是小事,群众的事无小事。”

  乔梁顿时感觉吴惠文的形象更高大了,虽然她是个女流之辈,但却比很多整天想着争权夺利的男官员强多了,心里时刻装着老百姓啊。

  乔梁不由有些崇拜吴惠文,觉得这才是自己在官场要学习的楷模和榜样。

  乔梁暗下决心,自己一定要努力往上爬,做个为群众谋福利的好官。

  突然又想到景浩然,这家伙对自己很不看好,怎么往上爬,爬个屁啊!

  心里顿时凉下来,觉得很郁闷。

  “小乔,你为这事挨处分了吗?”吴惠文关心道。

  “处分倒是没有,不过被徐部长狠狠批了一顿。”

  吴惠文皱起眉头:“洪刚部长这样做不对啊,既然头上有伤疤,就不要害怕别人揭,回头我得和洪刚部长沟通一下。”

  乔梁一听急了:“可别,吴市长。”

  “为什么?”

  “其实徐部长对我是很爱护的,在这事上,他尽了很大的努力,为我说了很多好话。”

  吴惠文明白了,根源在景浩然那老家伙身上。

  想到景浩然,吴惠文心里冷哼一声,一个不思进取、思想僵化的老政客,江州有这样的官场混子主政,永远都不会有快速发展。

  看着眼前英气勃发的乔梁,吴惠文暗暗点头,这样敢作敢为的年轻干部才是江州未来发展的骨干力量,才是自己今后要培养和重用的对象。

  虽然心里如此想,但吴惠文此时不会有任何表现,拍拍乔梁的肩膀:“小乔,不要为这事背任何思想包袱,好好跟着徐部长做事,好好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

  吴惠文一番话让乔梁深受鼓舞,突然有些遗憾,哎,那次徐洪刚说让自己做吴惠文的秘书,那事要是真的多好啊,跟着吴惠文做事,心情一定是很爽的,前途一定是很光明的。

  可惜一切都是如果。

  第二天,李有为从南方考察回来了,和方小雅、乔梁一起吃饭,乔梁和他说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听乔梁说完,方小雅为牵累了乔梁过意不去,乔梁虽然安慰方小雅说没事,心里到底还是有些惴惴,为景浩然对自己的不良印象。

  李有为倒是很沉稳冷静,对乔梁道:“在官场做事,必须要学会走一步看两步,不必为眼前的一点得失或者上级对自己印象的暂时好坏患得患失,事物总是在变化的,矛盾总会在发展中找到统一。”

  李有为这话让乔梁似懂非懂,又有些迷茫。

  李有为进一步道:“在官场,无论你上到哪一层台阶,阶下总有人在仰望你,阶上亦有人在俯视你。你抬头自卑,低头自得,唯有平视,才能看见真正的自己。所以,不必迷茫,不必彷徨,只要自己把握好,工作时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处事时不忿怒不轻浮更不骄傲,受挫时不悲叹不怨恨不牢骚满腹,顺境时不得意忘形,不失谦虚之心,萧条时,要有远见,要忍耐,不慌张。”

  老领导一番指点,让乔梁佩服地五体投地,茅塞顿开,心里透亮了许多。

  方小雅听了也颇有受益,对李有为不由更加高看尊敬。

  虽然李有为是一个在官场失意失败的政客,但这并不妨碍他的见解颇有见地。

  快吃完的时候,李有为对方小雅道:“方董事长,我前天接到三江县委宣传部长柳一萍的电话,邀请我们最近到三江去考察。”

  “我们去三江考察什么?”方小雅有些不解。

  “三江现在正在大力发展红色文化产业,要把红色旅游做大做强,就需要有项目,上项目就需要资金,对他们来说,他们有的是资源,但缺钱啊。”李有为道。

  “哦,他们的意思是想让我们投资?”

  “应该是。”李有为点点头。

  “李总,那你是怎么认为的?”

  “我觉得可以去看看,至于到底投不投资,投多少资,要看他们那边的投资环境、招商政策和实际情况,看项目的中长期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等考察后拿出一个效益分析,提交董事会讨论再说。”

  方小雅点点头:“好啊,文化旅游项目是国家现在大力扶持的朝阳产业,是可以搞的,这样吧,李总,到时我们一起去三江。”

  乔梁插话:“柳一萍这个人我比较了解,做事很有创新和干劲,为人直爽,三江的红色旅游资源十分丰富,如果真能在三江投资搞红色产业项目,不管是经济效益还是社会效益,都会收益很大。”

  方小雅抿嘴笑起来:“乔梁,你是不是在为你老家拉投资啊?”

  乔梁笑起来,李有为也笑了。

  乔梁意识到,自从上次全市宣传部长会期间,自己点拨了柳一萍后,柳一萍似乎想急于出政绩,如果正泰集团能在三江投资红色旅游项目,又是她牵线搭桥引进来的,自然是她大大的政绩。

  而柳一萍急于出政绩的目的,自然是想抓紧迈上正处的坎,她现在盯住的是李有为出事后空出来的报社丨党丨委书记这一职位。

  作为县委宣传部长,柳一萍如果在三江熬下去,想提拔正处,那是很难的,不说上面会往下放正处,就是在县里论资排辈,资历肤浅的柳一萍恐怕也要等到猴年马月。

  所以,柳一萍决意往市里走,报社丨党丨委书记的位置正空着,而且徐洪刚并无让文远扶正的想法,那就要抓住难得的机会,先把级别解决了再说。

  不可否认,柳一萍的思路是对头的。

  很快,接下来的事情验证了乔梁的判断。

  周一刚上班,徐洪刚就把乔梁和叶心仪叫到办公室。

  “叶部长,小乔,三江县最近要对外加大对红色文化旅游的宣传推广,县委宣传部牵头搞了一组重头稿,打算往上推,柳部长昨晚给我打电话汇报了下,说稿子弄完了,就等我们来把关,你们现在就去三江,和柳部长的人一起,对这组稿子进行最后的修改。”

  乔梁暗暗点头,柳一萍果然开始行动了,这行动领会贯彻了徐洪刚的意图,徐洪刚显然是很赞同的,不然不会如此重视,派叶心仪和自己去。

  叶心仪是江州宣传系统一支笔,文笔犀利,思路敏捷,把握大方向很准,派她去理由充分,只是让自己去是何意?

  一时没琢磨透。

  叶心仪道:“徐部长,柳部长他们那边既然把稿子弄完了,需要我们把关,可以让他们把稿子传过来的,我们不必专门去三江吧?”

  徐洪刚摇摇头:“这组稿子无论对三江还是对市里,都很重要,你们去是要和他们现场商讨的,而且还可能要下去实地补充一些内容。”

  叶心仪明白了,又看了乔梁一眼,心里犯嘀咕,把关自己去就行,让这家伙跟着干嘛?

  但徐洪刚既然如此安排,自己也不好多问。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乔主任,你去安排一下车吧。”叶心仪道。

  徐洪刚摆摆手:“不用了,柳部长的车一早就来了,正在楼下等你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9

主题

4375

帖子

935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355
 楼主| 发表于 2023-1-29 14:04: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87节

  乔梁乐了,柳一萍很会办事啊,专门派车来接。

  叶心仪接着回办公室收拾东西,乔梁刚要走,徐洪刚叫住他:“小乔,你这次去三江,除了协助叶部长把关稿子,还有别的事。”

  “什么事?”

  “什么事现在还不好确定,等定下来柳部长会告诉你的。”徐洪刚笑了下。

  “额……”乔梁挠挠头皮,什么事啊徐洪刚现在不说,搞得神秘兮兮的。

  乔梁收拾好东西和叶心仪下楼,三江县委宣传部的车正等在楼下,一位副部长来接的。

  副部长见了叶心仪和乔梁,恭敬热情地请他们上车,然后直奔三江。

  到了三江县委宣传部,直接去接待室,柳一萍带着人正在恭候,大家见面寒暄一番,然后直奔主题,开始讨论稿子。

  不得不说柳一萍的政治灵敏度是很高的,那次全市宣传部长会议结束后,一回到三江,柳一萍立刻给冯运明汇报了会议的精神,特意提到了徐洪刚对三江工作的几点指示,提出想把三江红色文化旅游推向全国的想法,这正中冯运明心意,把这个搞出了名堂,不单柳一萍有政绩,自己脸上更有光啊。

  冯运明非常赞同,立刻答应下来。

  有了冯运明的支持,柳一萍立刻调集宣传系统的精干人员开始撰稿,稿子弄完后,先给徐洪刚汇报,徐洪刚对此事颇为重视,为了确保稿子的质量和方向不出问题,决定派叶心仪去把关。

  在讨论稿子的过程中,柳一萍接到电话出去了,不知干嘛去了,快中午的时候才又进来。

  “叶部长,乔主任,辛苦一上午了,先吃饭吧,下午继续干。”柳一萍道。

  于是大家去县委招待所吃饭。

  柳一萍带叶心仪和乔梁去单间,边走乔梁边道:“柳部长,我们不和大家一起吃?”

  “是啊。”柳一萍道。

  “就我们三个人一起吃,太冷清了吧,大家一起多热闹?”

  “谁说就我们三个的?乔主任,你放心,不会冷清的。”柳一萍神秘兮兮笑道。

  乔梁眨眨眼,难道柳一萍还叫了别人来陪酒?那几位副部长都没跟来,不知是谁。

  进了一个豪华单间,推开门,叶心仪和乔梁愣了下,方小雅和李有为正在里面。

  “啊,李书……李总,方董事长,你们也在啊。”叶心仪有些意外,又很开心。

  乔梁明白柳一萍刚才为什么神秘兮兮了,原来是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方小雅和李有为果然应柳一萍的邀请来三江考察了。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乔梁开心地看着方小叶和李有为。

  方小雅道:“来了2个多小时了,刚和柳部长座谈完,听柳部长介绍了一些情况。”

  乔梁这下知道柳一萍中途出去干嘛了,原来是接待方小雅和李有为的。

  柳一萍笑盈盈道:“欢迎各位来三江检查指导工作,待会冯书记和姚县长要亲自来作陪。”

  叶心仪和乔梁来三江,柳一萍是不需要给冯运明和姚健汇报的,也不需要他们作陪。

  但方小雅和李有为则不同,他们可是江州首屈一指的上市公司正泰集团的两位巨头,是来考察投资的,这对三江县来说,是不折不扣的财神爷。

  柳一萍给冯运明汇报后,冯运明当即推开其他事务,叫上姚健一起亲自作陪,这样既显出三江对正泰集团的重视,也显出他们招商引资的诚意。

  柳一萍话音刚落,冯运明和姚健进来了,和大家热情握手。

  冯运明和姚健跟李有为是老相识,当初李有为在三江当宣传部长的时候,冯运明是县委副书记,姚健是组织部长,大家见面自然又热乎了几分。

  “有为老弟,听说你出来后,我一直想去看你的,可是县里工作太忙了,一直没抽出空,真抱歉。”冯运明亲热地拍着李有为的肩膀。

  “是啊,有为老兄,我和冯书记一直想去江州看看你,只是县里事务繁多,身不由己啊。”姚健忙附和着。

  乔梁觉得冯运明和姚健很虚伪,这俩货很明显在虚情假意客套,什么忙,借口而已,他们根本就没打算去看李有为。

  不过李有为对官场的这种套路早已习以为常,不以为意地笑道:“我现在只是一介平民,哪里敢惊动二位县太爷的大驾呢。”

  “有为老弟可不要这么说,你现在可是大名鼎鼎的江州第一财团的老总,我倒是很羡慕你呢,无官一身轻,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冯运明道。

  “是啊是啊,有为兄,你在江州日报做管理经营就是一把好手,现在正好有了用武之地。”姚健又附和着。

  方小雅看这俩货太能装,有些看不下去,笑呵呵道:“既然冯书记和姚县长如此说,那要不你们和李总换个位置。”

  虽然这样说,方小雅却心道:就你们这俩政客,老娘才不会要。

  听方小雅这么一说,大家都一愣,乔梁忍不住想笑,小雅似乎没把这两位县太爷放在眼里。

  冯运明和姚健略有尴尬,接着就笑,冯运明道:“方董事长的建议倒是不错,可惜我没有有为老弟的本事啊,去了正泰集团,干不了几天就会被方董事长解聘的。”

  “是的,正泰集团那么大的企业,我也是做不了的。”姚健笑道。

  “冯书记和姚县长谦虚了,我只不过是得到了方董事长的赏识,并没有什么能力,在正泰集团混口饭吃而已。”李有为谦虚道。

  冯运明和姚健对视了一眼,这家伙出事后低调多了,以前可不是这样。

  方小雅接着道:“李总这话可就错了,你可不是得到我的赏识,你到正泰集团屈就做总裁,是对我的高看和赏脸,是我再三恳切邀请来的,你虽然到集团时间不长,但管理能力却是集团上下大家有目共睹的,岂止一个高超了得。”

  “方董事长过奖了。”李有为笑道。

  冯运明和姚健又对视一眼,看起来,方小雅非常看重这家伙,这家伙在正泰集团的位置似乎举足轻重,既然渴盼正泰集团在三江投资,就不能怠慢了这家伙。

  “来,大家入座。”冯运明先坐到主陪位置上,姚健坐到副主陪位置。

  有两位老大在,柳一萍就只能屈就做三陪了。

  主人怎么坐简单,客人却似乎有些不好安排,按官场酒局规则,叶心仪和乔梁是市里来的官人,方小雅和李有为是商界的,应该叶心仪和乔梁分别坐主副宾。

  但方小雅和李有为是县里请来的贵客,财神爷,特别是李有为的特殊身份,安排不妥大家都会很尴尬。

  冯运明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说请大家入座,却不说怎么坐,让客人自己来解决。

  姚健和柳一萍听冯运明这么说,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一时不知该怎么说,都看着客人。

  乔梁明白冯运明的想法,心道:这家伙要把难题推给我们自己解决,好狡猾。

  却又有些佩服冯运明做事的精明和圆滑。

  李有为显然也看出了冯运明的心思,微微一笑:“叶部长和乔主任是领导,你们上坐。”

  叶心仪一听忙摆手:“李总,这可使不得,你是老领导,又是长兄,还是你上坐才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9

主题

4375

帖子

935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355
 楼主| 发表于 2023-1-29 14:04: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88节

  乔梁一听叶心仪这么说,心里轻松了,也摆手:“李总,叶部长说的对,你还是上坐吧。”

  方小雅接着道:“李总,既然叶部长和乔主任都如此说,我看你恭敬不如从命,你不坐主宾,叶部长和乔主任是无法落座的。这样好了,你坐主宾,叶部长坐副主宾,我坐你下面,乔主任坐叶部长下面,这问题不就解决了?”

  “对,我看这样行。”乔梁点头道。

  “方董事长,这哪行,你是董事长,我不能坐在你上面。”李有为推辞。

  “哎,李总,虽然我是董事长,但你却是我十分尊敬的老兄,我们之间就不要客套了,来,上坐。”方小雅拉着李有为就去了主宾位置。

  冯运明这时又感觉到了李有为在方小雅心目中的分量,忙热乎道:“有为老弟,来,坐,叶部长也请坐。”

  于是大家就按方小雅的建议坐下了。

  酒菜上齐,冯运明举起酒杯:“第一杯酒,欢迎方董事长和李总来三江考察投资,三江的情况柳部长上午应该已经给你们做了介绍,我在这里做一个保证,只要正泰集团有意在三江投资,县委县政府保证给予最优惠的政策,保证所有环节一路绿灯。”

  “冯书记,这话可是你说的,到时如果做不到,我可要找你讨说法。”方小雅半真半假道。

  冯运明笑了:“方董事长,君子无戏言,这一点我和姚县长都可以保证。”

  姚健忙点头:“对,这一点请方董事长放一万个心。”

  方小雅嘿嘿笑了下:“其实投不投资,我听李总的,他说了算。”

  方小雅这么一说,大家都看着李有为。

  李有为一时沉思不语,作为久经沙场的官场老将,他对各地招商引资的情况是明情的,招商的时候好话说尽,各种保证承诺天花乱坠,但一旦项目落地,资金投进来,就撒手不管了,而且各种从吃拿卡要和刁难随即而至,因为他们知道你跑不了了,都想揩一把油。

  冯运明看李有为的神色,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这家伙太了解官场内情了,现在方小雅如此说,显然投资的决定权在李有为手里。

  冯运明不由对李有为高度重视起来,虽然这家伙在官场栽了,但现在丝毫不可小觑。毕竟正泰集团的投资一旦引进来,可是一个大项目,这可代表着自己主政三江的政绩,对自己今后的进步很重要。

  冯运明眼巴巴看着李有为,诚恳道:“有为老弟,你在三江工作过多年,对我应该是了解的,我做事向来是讲诚信的,说过的话一定会兑现,这一点请你完全放心。”

  姚健看冯运明这么说,也忙道:“有为老兄,我们曾经是多年的老同事,我现在主持县政府的工作,还望老兄对三江高看一眼厚爱一层,对老弟的工作多多支持。”

  乔梁坐在那里暗笑,尼玛,自己那次跟徐洪刚来三江的时候,这俩货听到李有为的名字就敏感,生怕和自己沾染上任何关系,现在对李有为倒是热乎巴结起来了。

  哎,官场中人的脸说变就变,一切都是利益决定的。

  听冯运明和姚健如此说,李有为笑笑:“虽然方董事长刚才如是说,但决定权其实不在我,而是在集团董事会。此次我和方董事长来三江考察,除了考察三江的红色旅游资源,还会考察投资环境。综合考察后,我会将情况向董事会做一个全面汇报,听取大家的意见再做出最后的决定。”

  一听李有为这话,乔梁暗暗叫好,老领导说话就是有水平,堂而皇之就把担子卸下了。

  方小雅很佩服李有为说话的艺术,虽然他说的内容换汤不换药,但却巧妙回应了冯运明和姚健的话。

  冯运明心里苦笑,什么董事会,方小雅是董事长,董事会自然是方小雅说了算,方小雅说听你的,不等于还是你说了算?

  这家伙虽然离开了官场,但官场练就的圆滑却丝毫没有减少,不但没减少,似乎还更熟练了。

  “好啊,有为老弟,在你们考察期间,县里会提供一切方便条件的,县委这边柳部长具体靠上,政府那边安排分管的副县长全程陪同。希望考察结果能让你们满意,希望我们能达成完美合作意向。”

  “这也是我和方董事长所希望的。”李有为点点头,举起酒杯。

  干完第一杯,冯运明又举起酒杯,看着叶心仪和乔梁:“第二杯酒是感谢,感谢叶部长和乔主任百忙之中帮县里的外宣稿把关,这组稿子县委非常重视,对扩大三江红色文化旅游在全国的影响十分重要,叶部长和乔主任就多辛苦了。”

  “冯书记客气了,应该的。”叶心仪和乔梁端起酒杯喝了。

  然后冯运明又举起酒杯:“这第三杯酒,大家一起干,祝贺李总在新的岗位上开始了新的生活,祝李总在新的天地里有新的作为。”

  “谢谢各位。”李有为举起酒杯,大家都举起杯,方小雅点点头,“冯书记,你这杯酒有情有义,我先干了。”

  说完方小雅一饮而尽。

  大家也都干了。

  冯运明此时很想和李有为多套套近乎,主动又和李有为单独喝了一杯,感慨道:“有为老弟,你我在三江一起共事多年,我们是老伙计了,听说你出事后,我当时是很担心的,还好你这么快就出来了,又有了新的生活,我的确感到很宽慰。”

  “感谢冯书记的关心,其实我个人出事倒没什么,受点罪而已,只是牵累了小乔,我心里其实是不安的。”李有为看着乔梁。

  乔梁笑笑:“这不算是牵累,应该是因祸得福呢。”

  “对对,因祸得福,不然乔主任怎么会从报社调到部里去,受到徐部长的重用呢。”柳一萍忙道。

  李有为似笑非笑:“如此说来,小乔,你应该感谢我出事了?”

  乔梁一呲牙,大家都笑,酒桌上的气氛活跃起来。

  柳一萍接着道:“乔主任可是从我们三江走出去的人才啊,当年乔主任考公务员的时候,就是全县第一名。”

  乔梁道:“柳部长过奖,我其实不是什么人才,我能有进步,都是李总多年培养的结果。”

  冯运明看着乔梁,这小子是李有为多年的心腹,听说查办李有为的时候,这小子被纪委三室的张琳弄进去审了一天一夜,愣是不开口,把就要到手的副处都丢了,他对李有为如此有情有义,倒也实在难得。

  自己这么多年栽培了不少手下,不知道有几个能像乔梁对李有为这般忠义的。

  想到这里,心里不禁有些失落,竟不由有些羡慕李有为。

  又想到乔梁现在是徐洪刚眼里的红人,徐洪刚是市委常委里除吴惠文外最年轻的常委,仕途一片光明,而且是省里下来的,今后能升多高不可预知。

  徐洪刚一旦升迁,乔梁自然也会跟着进步,以这小子的精明劲,干到哪一步不好说,说不定日后有用得着他的地方。

  想到这里,冯运明又主动和乔梁喝了一杯。

  在官场酒局上,级别低的给级别高的敬酒,那是巴结高攀,级别高的和级别低的喝酒,那叫赏识给面子。

  乔梁自然明白这一点,虽然自己不想巴结冯运明,但还是敬了冯运明一杯酒,以示尊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9

主题

4375

帖子

935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355
 楼主| 发表于 2023-1-29 14:04: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89节

  饭局结束后,稍事休息,叶心仪和乔梁继续干自己的活,李有为和方小雅继续下去考察。

  他们的住宿都安排在县委招待所贵宾楼的豪华单间,乔梁和叶心仪的房间邻着,对门是方小雅的,叶心仪对门是李有为。

  说是叶心仪和乔梁一起干,其实忙乎的主要是叶心仪,搞新闻可是叶心仪的专长,乔梁负责打杂整理资料。

  柳一萍两头忙,除了陪李有为和方小雅考察,就是陪叶心仪和乔梁修稿子。

  叶心仪和乔梁主要在部里忙乎,李有为和方小雅则主要在山里考察,县里专门安排了分管副县长全程陪同,柳一萍可以多腾出些时间陪叶心仪和乔梁。

  白天忙完后,回到招待所吃过晚饭,李有为习惯出去散步,方小雅喜欢热闹,小县城却又没什么好玩的,就拉叶心仪和乔梁打升级,三缺一,柳一萍就来凑数。

  柳一萍其实很想和乔梁单独一起,前两次差点就和乔梁办成了事,却被司机和叶心仪分别敲门打断,有些不甘。

  虽然柳一萍有这想法,却又难实现,一来找不到机会,二来即使有机会也不大敢,这可是在县委招待所,在自己的地盘上,依自己的身份,一旦被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柳一萍只能忍着。

  第3天,叶心仪感觉稿子改地差不多了,还有些内容需要补充,就提出下去看几个点。

  柳一萍马上安排,亲自陪叶心仪和乔梁下去。

  去的是马庄镇乔家峪。

  乔家峪是乔梁的老家,这里是当年**中央江东分局、江东抗大分校、新华社江东分社和115师师部所在地,抗战时期被誉为小延安。

  路上乔梁很开心,很久没回家看父母了,正好借这机会回去看看。

  听说去的是乔梁老家,叶心仪知道乔梁肯定会回家看看,有些好奇,去这小子家看看什么样。

  很快到了乔家峪,这是一个被群山环抱的小山村,四周山高林密,古老的村落前有一座小型水库,环境十分优雅。

  车子边进村叶心仪边看着外面依山而建的老石头房子道:“依山傍水,绿水青山,真是个好地方。”

  柳一萍在担任马庄镇丨党丨委书记的时候,来过乔家峪多次,对这里很熟,接过话道:“是啊,这里不但风景好,而且民风淳朴,还有悠久的红色历史,就是交通很闭塞,经济发展相对落后,乔主任可算是这山沟沟里飞出的金凤凰了。”

  叶心仪瞥了一眼乔梁,哼,金凤凰,这家伙能是金凤凰?升副处失败,正科降到了副科,折了翅膀的土**?

  “二位领导,先去我家坐坐吧,喝口水。”乔梁邀请道。

  柳一萍来过乔梁家,和乔梁父母熟悉,欣然答应。

  叶心仪也点点头,既然这家伙邀请了,那就去。

  乔梁指挥司机把车开到村后一个普通院落前停下,大家下车。

  “这就是我家。”乔梁道。

  叶心仪打量着这院落,房子和院墙都是石头建造的,院墙和房子上长满了爬山虎,看起来有些年月了,显得古朴而又原生态。

  原来乔梁就是在这里出生的,原来乔梁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叶心仪心里嘀咕了一句。

  司机打开车后备箱,抱出一箱酒和两盒滋补品。

  原来柳一萍早安排司机准备好了礼物。

  乔梁不由客气了几句,柳一萍笑道:“来乔主任家看长辈,怎么能空着手呢。”

  叶心仪不由赞赏柳一萍考虑周到,确实,来乔梁家空着手是有些尴尬的。

  “两位领导请——”乔梁大步走进去,“爸,,妈,我回来了。”

  话音刚落,乔梁愣住了,柳一萍和叶心仪也一怔。

  院子里的葡萄架下,李有为和方小雅正和乔梁爸妈坐在方桌前喝茶,李有为和方小雅正笑眯眯看着他们。

  真巧,方小雅和李有为也考察到了这里,来家里做客了。

  司机这时忙着把礼物抱进去。

  “哎呀,梁子回来了,小柳也来了。”乔梁爸妈忙站起来招呼,接着看着叶心仪发楞,这个美若天仙的女人是谁?

  看乔梁爸妈如此看自己,叶心仪有些不好意思。

  柳一萍和乔梁爸妈打完招呼,接着介绍叶心仪:“叔,婶子,这位是咱们市委宣传部的叶部长,乔梁的直接领导。”

  “啊,叶部长,快请进,坐。”乔梁妈妈忙招呼。

  “叔叔好,婶子好,你们叫我小叶好了。”叶心仪礼貌道,边和柳一萍坐在方桌前,心道,乔梁父母看起来很淳朴慈善,不知为何却生了这么一个邪里邪气的儿子。

  “这么巧,你们也来了。”乔梁看着李有为和方小雅。

  李有为微微一笑,方小雅快人快语道:“我和李总考察到了乔家峪,李总说这里是你老家,我自然是要来看看老人家的,我们刚进门你们就来了。”

  “就你们俩来的?”乔梁没看到陪同的副县长。

  “对,他们在村委喝茶,李总叫上我来了这里。”方小雅道。

  乔梁看到旁边有放的礼物,客气道:“你们来就来吧,还带啥东西啊。”

  “我事先不知道要来你家,这都是李总安排的。”方小雅道。

  乔梁感激地看了一眼李有为。

  乔梁爸爸困惑地看着李有为:“李书记,你怎么成李总了?”

  乔梁妈妈也有些迷惑。

  乔梁这些日子一直没回家,爸妈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自然会奇怪。

  李有为刚要说话,方小雅道:“叔,婶子,李书记工作调动了,不在报社当书记了,现在我们集团当总裁。”

  “哦,不当官了,当总裁了,经商了啊。”乔梁爸妈恍然大悟。

  “对,李总嫌当官太累赚钱太少,就弃政从商了。”方小雅笑嘻嘻道。

  听方小雅如此说,李有为也不便揭穿,笑笑不语。

  乔梁爸爸点点头:“嗯,这倒也是,这年头当官太危险,一不小心就犯事被抓进去,还是从商好,李总的选择很对。”

  李有为的神情微微有些尴尬。

  乔梁心里叫苦,爸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乔梁妈妈看着方小雅:“闺女,那你是干嘛的?跟着李总做秘书?”

  方小雅乐了,刚要说话,乔梁接过去:“妈,方小雅是集团董事长呢。”

  “董事长是干啥的,难道比总裁还厉害?”妈妈不明就里。

  大家都乐了,李有为笑道:“婶子,董事长就是老板,我是给董事长打工的。”

  “啊——”乔梁妈妈吃了一惊,“乖乖,这闺女这么年轻就做了老板,李总这么大的官还要给她打工,不得了啊,了不得。”

  方小雅笑道:“婶子,我其实啥都不会,只是接了我爸的班,集团的事都是李总在管,我是给李总搞服务的。”

  柳一萍笑道:“方董事长这话说的倒也对,领导就是服务嘛。”

  方小雅冲柳一萍一竖大拇指:“柳部长一语道破真谛。”

  大家都笑起来。

  乔梁爸爸看看叶心仪,又看看乔梁:“梁子,刚才小柳说叶部长是你的直接领导,你不是在报社吗?怎么成叶部长下属了?”

  乔梁正琢磨着怎么回答,叶心仪道:“叔,乔梁从报社调到宣传部了,我们是同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9

主题

4375

帖子

935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355
 楼主| 发表于 2023-1-29 14:04: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90节

  “啊,你调工作了,怎么不和家里说一声,你这孩子!”妈妈轻轻打了下乔梁的脑袋。

  乔梁爸爸点点头,又看着乔梁:“换了工作,提了?”

  “没提。”乔梁摇摇头。

  乔梁爸爸皱皱眉头:“没提换啥工作?”

  乔梁心里叫苦,爸爸怎么问题来没完了。

  叶心仪这时道:“叔,乔梁没提,但是从报社调到部里,是重用。”

  乔梁看了叶心仪一眼,有些感激她为自己解围,这会她倒是很会说话。

  “哦,重用好,重用好。”爸爸满意地点点头,看着叶心仪,“叶部长,你是梁子的直接领导,今后要多关照梁子啊。”

  叶心仪硬着头皮答应,心道:什么关照,这家伙整天耍弄自己,还把自己办了,关照个头啊,他需要自己关照吗?

  乔梁妈妈站起来:“你们聊着,我去做饭,中午在家吃饺子。”

  “好啊,婶子,我帮你包饺子。”方小雅快活地站起来。

  “我也去。”柳一萍道。

  李有为笑呵呵对乔梁爸爸道:“我们好久没一起喝酒了,中午好好喝几杯。”

  看大家都乐意在这里吃饭,叶心仪没话说了,站起来:“我也去包饺子。”

  “哎,包饺子不需要这么多人啊,你们坐就是。”乔梁妈妈道。

  “没事的,婶子,人多包得快呢。”柳一萍道。

  三个美女随乔梁妈妈进了堂屋,支上面板,有的和面,有的擀面皮,有的和馅子,谈笑风生干起来。

  乔梁爸爸和李有为还有乔梁坐在院子里继续喝茶聊天。

  乔梁爸爸递给李有为一支烟,李有为推辞道:“叔,我戒了,不抽了。”

  “哦,戒了好,戒了好。”乔梁爸爸点着烟吸了两口,心神不定道,“李总,梁子这些年一直是你栽培照顾起来的,现在你不当官经商了,梁子又换了新单位,不知……”

  李有为看出了乔梁爸爸的担心,笑道:“叔,你放心,梁子已经成长起来了,没有我也会一样干得很好,他现在在新单位做的很不错,单位的一把手对他很器重呢。还有,即使我不在官场了,也会继续关心梁子成长的,遇到什么事也会指点他的。”

  “那就好。”乔梁爸爸放心了,看着乔梁道,“李总是你在官场的恩人,任何时候都不能忘了李总,遇事要多找李总汇报请教。爸是庄户人,不懂你们那些大道理,但有句话你要记住:任何时候,做人都得讲良心,要知道感恩回报。”

  乔梁使劲点头:“爸,我记得的,你放心。”

  李有为有些感动,乔梁爸爸的话诠释的道理虽然很简单,但却是很多官场中人做不到的。

  很快饺子包好了,妈妈端着饺子去了厨房,柳一萍、叶心仪和方小雅站在堂屋里边看边指点着什么。

  乔梁去了堂屋,她们正在看墙上挂的自己从小学到高中的奖状。

  “啧啧,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长跑冠军……”方小雅边看边赞叹,“乔梁,你可是你爸妈的骄傲啊。”

  乔梁嘿嘿笑了下,有些得意。

  然后大家又看墙上挂的相框,里面有乔梁小时候的照片。

  “哎,看,这是乔梁的百天照。”方小雅又道。

  柳一萍和叶心仪都去看,方小雅笑道:“乔梁那时候胖乎乎的,真好玩。”

  柳一萍伸手一指:“哎,看,乔主任下面还露着那东西呢。”

  “噗——”方小雅笑起来,“哎呀,好小啊。”

  乔梁顿时不好意思。

  叶心仪心跳加速,尼玛,那时候确实很小,现在却很大,那晚插地自己浑身酸胀。

  这样一想,身体有些发热,不由夹紧了腿。

  柳一萍身体也不由有了反应,哎,这家伙的那东西现在很粗硬的,想来应该很猛,不知何时可以领教一下威力。

  想到这里,柳一萍回头看了乔梁一眼,趁她们不注意,抛了个风情的眼神。

  一看柳一萍这眼神,乔梁心里一荡。

  方小雅这时道:“我去厨房帮婶子下水饺去。”

  方小雅走后,乔梁也出了堂屋,柳一萍和叶心仪继续看墙上那些东西。

  乔梁走到厨房门口,听到方小雅和妈妈正在聊天。

  “婶子,乔梁经常回来看你和叔叔吧?”

  “梁子倒是经常回来,就是……”妈妈叹了口气。

  “就是什么?”

  “就是小章不跟着回家啊。”

  “哦,那是怎么回事呢?”

  “不知道,小章就结婚的时候来家了一次,以后就再没回来过,过年都没来。我和你叔都盼着抱孙子呢,哎,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妈妈又叹了口气。

  乔梁心里难受,觉得对不住辛劳了大半辈子的爸妈,唉,他们这辈子也不可能抱上章梅生的孙子了。

  片刻方小雅端着水饺出来了,看到乔梁,微微叹了一声,接着去了堂屋。

  乔梁接着进了厨房,妈妈正在炒菜。

  “梁子,你告诉妈实话,你和小章现在到底咋样了?”妈妈看着乔梁。

  “没咋样,还那样。”乔梁闷声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妈妈迷惑道。

  “没什么意思,妈,我和章梅的事你不用操心了,你就当没这个儿媳妇。”乔梁干脆道。

  “啊,莫非你们……”妈妈有些惊惶。

  “我和章梅不是一路人,走不到一块,早晚我们得分手,你放心,以后我一定给你找个贤惠的好儿媳,给你和爸生个白白胖胖的大孙子。”

  一听这话,妈妈的眼泪流出来了,撩起围裙擦眼睛:“作孽啊,作孽……”

  看妈妈哭,乔梁心里更难受了,又憎恨章梅,端起炒好的菜就出了厨房。

  很快饭菜做好,大家在堂屋坐下,边吃边喝边聊。

  柳一萍安排司机去村委和副县长那帮人一起吃。

  爸爸拿出一瓶好酒,和李有为喝起来,乔梁陪着,其他人没喝。

  方小雅边津津有味吃边夸妈妈做的饭菜好吃,说以后有空还要来吃。

  柳一萍看看方小雅,又看看乔梁,她已经知道了乔梁和方小雅的同学关系,现在似乎感觉这同学关系有些超乎寻常。

  叶心仪其实也有这感觉,从第一次见到方小雅就有这感觉。

  乔梁妈妈看看方小雅,又看看叶心仪,哎,都是知书达理的大美女,一个是儿子的同学,一个是儿子的领导,看起来哪个都比儿媳对自己好,不由叹息,要是她们中的一个能是自己儿媳多好啊。

  这样想着,乔梁妈妈不由心酸,撩起衣襟擦了擦眼睛。

  “婶子,你怎么了?”方小雅注意到了乔梁妈妈的动作。

  “啊,没啥,眼里进了沙子。”乔梁妈妈掩饰地笑了下。

  方小雅眨眨眼,看着乔梁,乔梁闷头吃菜。

  叶心仪看看乔梁,又看看乔梁妈妈,乔梁妈妈正目不转睛看着她。

  叶心仪一时有些局促,忙低头吃菜,心里嘀咕,乔梁妈妈老看自己干嘛?

  吃过饭,大家告别乔梁爸妈,和副县长他们会合,一起参观村里的红色景点。

  边看方小雅边赞叹:“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山村里,当年竟然是如此重要的革命据点,不愧小延安的美誉。”

  叶心仪忙着记录什么。

  参观完红色景点,副县长建议大家到村旁的一座山上看看,大家就去爬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二亩地-石家庄网站建设 备案号:冀ICP备13016078号-1

GMT+8, 2024-7-15 19:47 , Processed in 0.09989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