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二亩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admin

都市小说:《小科员的女“贵人”》

[复制链接]

38

主题

410

帖子

92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20
 楼主| 发表于 2021-9-28 18: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361

  郑焰红目送着两个车队出了酒店大院就各奔东西,她心头仿佛塞了一团棉花一般涌涌的发堵,低着头上了自己的车,泱泱的回了市政府。

  一进门,她就告诉赵慎三下午她要草拟一个个人总结给省里交,不让人打扰他,赵慎三明白每当有工作调整的时候总会要这样的个人简历的,也就赶紧答应了。接下来整整一个下午,郑焰红关进了房门呆呆的坐在那里,一种莫名的失落感一直充斥在她胸臆之间,时不时的,眼泪就会不自觉的滑落在她白皙的手上,一直等到快五点钟了,终于,一个短信发了过来,是林茂人。

  “宝,退一步海阔天空,省委希望我走,我也觉得争下去没什么意思,所以我走了,但是你却永远是我留在云都的牵挂,放心,千山万水都阻隔不了我对你的思念,等一切安排妥当了,我接你。”

  她泪眼朦胧的看完,也不知道什么心情,居然按捺不住伏在桌子上痛痛快快的哭了一阵子,这才觉得胸口松和了好多,起来洗了洗脸,拿出备用的化妆品涂抹了一阵子,仔细照了照镜子,看起来除了眼睛有些红肿外,倒也不怎么失态,就准备走了。

  谁知道还没走出去,私人手机又响了,她无奈地拿起来看时,却是朱长山的号码,就接通了:“喂,向阳哥,有事吗?”

  谁知道并不是朱长山的声音,而是一个女人温柔娇媚的声音:“你好焰红,我是刘佩佩,请问你晚上有事吗?我想见见你,能不能请求你见一见我?”

  郑焰红一听是林豆儿的亲生母亲,脑袋一下子发蒙,赶紧说道:“不行不行,我晚上还有个应酬,没时间的,再说了我跟林书记纯属合作关系,跟您没什么可谈的呀!”

  刘佩佩叹息着说道:“唉,傻妹妹呀,你来吧,我保证让你不会感觉白见我一面的,我跟向阳在望江楼等你,随你看来不来吧。”

  郑焰红听着对面挂断了电话,她才猛然间意识到一个问题——为什么朱长山会跟刘佩佩在一起?听刘佩佩的话里,貌似跟他十分熟悉,难道这个女人还有这跟她竞争林茂人之外的秘密吗?这样的话,倒是不能不见见了。

  赵慎三一直坐在外面,替郑焰红阻挡着来自各方面的找寻。因为正值领导交接的时候,郝市长口头在碰头会上宣布了,常务副市长的事务这几天一概让郑焰红先负责着,等他交接完毕,市里调整好了再作安排。所以,来找郑焰红汇报工作的、请示签字的就很多,他半天下来忙的不得了,能做主的就直接处理了,不能的就让人家明天过来,一心一意腾出工夫给她写简历,生怕耽误了她的升迁大事,哪里有功夫探听郑焰红屋里的声音,自然更加不知道她假借写简历在哭泣。

  看着门终于打开了,郑焰红低着头很不自然地走出来说道:“你不用跟着送我了,我让小严送我拐个弯。”

  赵慎三大吃一惊:“那怎么行,今天晚上要给郝市长庆祝,您不去算什么?”

  郑焰红依旧低着头,没精打采的说道:“中午不算吗?”

  “当然不算了呀,中午其实是给林书记和高市长送行,晚上市委那边单独给黎书记接风祝贺,咱们政府这边是单独给郝市长祝贺,定在七点钟开始,您可不能不去的。”赵慎三急的恨不得板起她的头来看着她的眼睛说话,让她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

  郑焰红当然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今天是人家郝市长接任政府一把手的大喜日子,她这个还惦记着人家刚挪开**的那个常务椅子的副市长如果不去祝贺,不是摆明了仗着自己根子硬不服管教吗?如果郝市长起了忌惮之心,以后那个常务的椅子说不准会不会出什么变故呢。只是她刚刚脑子里都是刘佩佩,就没有听清楚赵慎三说的什么,他这么着急的一再申明重要性,她当然就立刻明白了。

  “七点是吗?那好吧,等下我直接过去就是了,你先过去等着我,我不会迟到的。”郑焰红看看现在还不到六点,而望江楼就在新城区湖边也就五分钟的车程,跟刘佩佩能有什么话讲?过去看看赶紧走一定不会晚的,就这样吩咐道。

  赵慎三看着这位姑奶奶心不在焉的模样,虽然听着她答应了,但心里还是放心不下,就伸手接过她的手提包,把她的手机摸出来检查一下,确认开着机才又交给了她,看着她一直没有抬头的出门去了。

  看着她消失在门口之后,赵慎三还是赶紧打通了小严的电话,告诉她今晚郑市长一定要参加一个应酬,告诉他如果郑市长让他送到哪里打发他走,千万别走偷偷等在那里,而且还要不停的跟他保持电话联络,以备不时之需。

  交代完小严,赵慎三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但他猛然间想起来郑焰红今天穿的这件黑色的大衣配着里面米白色的羊毛衫跟黑色的及膝裙太过素净,中午送别也就罢了,晚上的宴席可是喜宴,郝远方市长是出了名的爱讲究,万一挑起眼来那也是不好的。他就赶紧走进她的办公室,到里间小小的布艺衣柜里看了看,还好里面挂着一件亮紫色的风衣,但是没有内搭,他就赶紧下楼,开着自己的车去了商场,给郑焰红买了一件粉色的鄂尔多斯羊绒衫,这次又回到办公室,看看表也就将近六点半了,他只好心急火燎的等着她的消息。

  郑焰红赶到望江楼的时候,就看到房间里并没有朱长山,只有刘佩佩一个人坐在那里,怔怔的看着黄昏的雾霭笼罩的烟波浩渺的湖面,那侧面看起来犹如一尊象牙雕像,美丽而又冷漠。

  也许刘佩佩正在想心事,郑焰红进来她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而郑焰红却在看到她的第一眼起,就着了魔一般挪不开眼睛了,那种奇异的、熟悉的、照镜子般的感觉再次涌现出来,那尊牙雕仿佛就是她自己在不开心的时候独坐镜前,这幅景象居然被她在真实中看到,却不由得让她恍若梦境。

  “唉……”刘佩佩发出了一声叹息,这声叹息是那么的忧愁,又是那么的无奈,更加隐含着浓浓的伤感,听得郑焰红心里也是一揪,不由自主的幽幽接口说道:“怎么了林夫人,为什么会如此忧伤呢?”

  刘佩佩这才赶紧转过了身,看到郑焰红,她的脸上很快的浮现出一种混合着巴结跟殷勤的表情,很快地站起来迎了上来,仿佛想伸手握住郑焰红的手,却又到了跟前了胆怯了一般僵在那里,郑焰红终究是没有狠下心不理她,还是主动伸手跟她握住了。而刘佩佩一接触到郑焰红的手,简直激动地无可名状,两手紧紧地握住郑焰红说道:“你来了妹妹?快坐快坐,我早就想见见你了,可是一直……”

  郑焰红被动的被她拉着坐了下来,她一叠声的叫喊着服务员赶紧上菜,然后就讨好的问郑焰红是不是饿坏了?喜不喜欢吃这家的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二亩地-石家庄网站建设 备案号:冀ICP备13016078号-1

GMT+8, 2021-10-19 11:40 , Processed in 0.08266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